本篇文章1347字,讀完約3分鐘

美食一旦得到書香的浸潤,其味道不僅在舌尖上,也在心尖上。 這些美食變成了復制品,在心里熨了一次,直到很遠的地方。

蘇軾被貶到惠州時,發現了烤羊脊梁骨的美食。 惠州市的井很稀少,每天都要殺羊。 蘇軾沒有和任何高官搶羊肉,而是看著誰也不想要的羊脊梁,向殺羊人討伐,撒上水煮、酒漬、椒鹽,敲骨吸髓,吃了螃蟹的味道。 蘇軾一邊吃羊背骨肉,一邊喝著家里釀的桂酒。 這也是蘇軾到惠州的新發現。 在一首詩里蘇軾曾經稱贊過這個酒,說這個酒可以敞開心扉喝,覺得全身輕靈飄逸。 蘇子吃羊脊梁喝桂酒的時候,當然不能少了知己給朝云紅袖上香。

蘇軾朝云初在杭州西湖相遇。 她的身上有這個湖光山色孕育的鐘靈毓秀,不管是淡妝還是濃涂都可以。 他教她讀寫,寫詩,插話,她非常用心,非常聰明,有些是相通的。 蘇子給朝云的是詩意地活著的世界,朝云給蘇子的是不合時宜的,只有朝云能知道我摯友的心情。 蘇子被貶嶺南時,朝云隨死,不離不棄。 惠州的一天,秋風起床,落木蕭蕭、蘇子強帶著精神對朝云說。 唱《春景》,唱《蝶戀花》吧。 朝云,清喉婉轉地歌唱著花,殘紅杏雖小,但剛唱了一句話,突然眼淚就涌出來了。 蘇軾問她怎么了,朝云含淚回答:奴隸不會唱歌的,枝上柳絮少,天涯何處無芳草。 蘇子被降職了,人在天涯,遠望故鄉,只有朝云知道故作闊達背后隱藏著多少痛苦。 朝云在惠州去世后,特別是熱愛詩詞的學士一生都不再聽這句話。 我知道蘇子心中永遠會成為溫暖、痛苦的存在。

“心尖上的美食”

從表面上看,蘇軾在惠州的生活有紅顏知己、有酒有肉、有詩意,過得很舒服,但實際上當時的惠州人煙稀少、瘴氣橫行,條件十分艱苦。 蘇子在惠州的生活不是詩,只是被蘇子寫成了詩。

仿佛就在眼前,蘇子一點也不認真地拔掉藏在羊脊骨之間的肉,那一刻,熱情顯露出了他對生活的執著和永不放棄的勢頭。 每天殺一只羊,又不能和任何達官貴人搶肉,所以本來不能吃肉,但是蘇子激發了絕望中產生的機器,在看似不可能的情況下創造了新的可能性。 這是一種獨特的品位和靈巧的功夫,撒上水煮、酒漬、椒鹽、火燒,羊的脊梁骨煥然一新,有螃蟹的鮮味,寥寥幾口就滿足了味蕾的所有訴求。 羊的脊梁得到了蘇子的手機,爬上了大雅之堂,和螃蟹一個水平。

蟹文化也是文人雅士的文化,多與詩酒聯系在一起。 《紅樓夢》中的螃蟹宴更雅,事件起源是湘云加入海棠社,首先組建東邀一社,這是頭很雅。 其次,蟹宴的環境也很雅,放在藕香的西殿,藕香的西殿被水覆蓋,曲廊相通,過水與岸相接,竹橋曲折,桂香隱約可見。 器具也很雅,2枚竹案,用風爐煮茶加熱酒。

這是吃螃蟹、喝酒、作詩的前奏,主角未出場前,雅得纖細,雅得古色古香,此雅與人間煙火巧妙結合。 熱騰騰的螃蟹和合歡花浸過的酒,菊花的詩,還有出場,大觀園里所有才女各展詩詞才華,菊花、螃蟹都入詩,用菊花的明志、螃蟹諷刺人,雅漾爽朗。

《紅樓夢》中的蟹宴,雅思高山仰面朝天,但羊的脊梁不同。 它是民間的,是大眾的,經過蘇子的改造,生動、有情趣,被寫進蘇子的文章里,流了一千年,成為了蘇子有標簽的美食。 我們一邊吃肉、喝酒,一邊望著蘇子,這酒肉就會變得風雅,我們的心就會變得豐富起來。 在醉眼的薄霧中,蘇軾從宋代慢慢向我們走來,衣服飄飄,木屐蜿蜒帶著美味的味道從舌尖轉到心底,仿佛去了內心的宴會!

標題:“心尖上的美食”

地址:http://www.behdr.cn/kfms/17643.html